澳专家:中国正对澳大利亚一点一步施以颜色

2019-02-11 19:29   来源:澳洲都市报

澳洲都市报2月11日特稿(记者 毛少卿) 上周,众多澳洲居民家中收到了一封名为《不可忽视的国家安全威胁》的信件,指中国国有企业正试图控制澳大利亚资产和基础设施,呼吁全体澳人进行抵制。在大选前,这样的公然挑动引发了在澳华人的反感。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颇具声望的时事观察家日前撰文称,中国已经决定不大张旗鼓,而是一点一步地惩罚澳大利亚的所作所为,原因不在澳大利亚追随美国,而是“文化上冒犯了中国人”。

澳少数党向居民家中投递信件呼吁抵制中资渗透

澳少数党向居民家中投递信件呼吁抵制中资渗透

这封信由澳少数党“澳大利亚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领袖、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署名发出。该党原名“帕尔默联合党”,由帕尔默于2013年创立,基本依靠其个人财富运作,2018年底正式注册为“澳大利亚联合党”。

信中,帕尔默认为西澳工党及自由党与中国国有企业交情甚好,曾接受中资大量捐献,中国正不遗余力地扩大在澳影响。

他列举了中信集团(CITIC)将受惠并控制西澳普雷斯顿角(Cape Preston)价值50亿澳元(约240亿人民币)的港口资源,中资在普雷斯顿角建设飞机跑道等事件,认为中国正准备“从空中到海上”全盘控制此地。

澳大利亚联合党领袖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

澳大利亚联合党领袖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

值得注意的是,帕尔默与中信集团是曾经的铁矿项目合作伙伴。2018年10月,他将中信告上法庭。帕尔默起诉的理由是,中信集团在开采铁矿的过程中,一直没有支付环境修复基金,所以他要求中信支付5亿澳元(约24亿人民币)的环境修复费用。

而在此之前,中信集团也将帕尔默告上了法庭。中信起诉的理由是,帕尔默的矿务公司拒绝与中信一起,向州政府争取更多土地用于扩建存储废石及尾矿的设施。

此外,帕尔默在信中列举了以下事件:中资租用及控制澳大利亚北领地达尔文港和新州纽卡斯尔港;自由党议员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以80万澳元(约384万人民币)年薪受聘担任中企澳方高管;联邦政府禁止华为参与澳洲5G建设;财政部长否决李泽钜的长江基建(CKI)收购澳天然气管道公司APA集团;西澳工党议员、华裔律师杨帅(Pierre Yang)因未申报加入澳洲东北联合会和大华联会,后被迫从这两个组织退出。

西澳工党议员、华裔律师杨帅(Pierre Yang)

西澳工党议员、华裔律师杨帅(Pierre Yang)

帕尔默以此试图说明中国正对澳大利亚安全及澳人生活带来不良影响。但这封信件在澳洲华人群体中很快引发反感,认为少数党这样的竞选手段让人不齿。

“试想如果在中国,有人向居民家中信箱大量投递信件,呼吁抵制澳资企业。生活在中国的澳洲人作何感想?澳媒又会如何炒作?”中国留学生范辉在接受《澳洲都市报》采访时表示。

澳大利亚华人青年企业家、中澳青年对话论坛“精英说Elite Talks”创始人董乃瑞分析认为,中国走向世界却被视为“洪水猛兽”,只是白澳政客拉票的噱头。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国际话语权转移过程中西方人的不适应。

澳籍华人青年企业家董乃瑞

澳籍华人青年企业家董乃瑞

董乃瑞表示,过去几百年西方人已经习惯了制定世界规则,可是现在遇到了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挑战。不同的意识形态加强了这种冲突,然而内心的不接受和不甘心才是驱动这种思潮的根本原因。

“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冲突还会加剧,澳洲人也将会在美中之间继续摇摆,并且自己的内心也会在利益和'尊严'之间继续矛盾。”

“华人应尽量使用西方人所认同的话语方式来争取自己的利益,这样才能在这个纷争的时代尽力弥合两种文化之间的缝隙。” 董乃瑞说道。

毫无疑问,微妙的中澳关系近年来一直处于分分合合的状态。

有着 30年澳大利亚商业和投资观察和评论经验时事观察家、专栏作家罗伯特·葛利森(Robert Gottliebsen)曾荣获过澳大利亚媒体的两大最高荣誉——“沃克利奖(Walkley Awards)”和“澳大利亚年度记者奖”。

日前,葛利森撰文称,是时候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中国对澳大利亚非常不满。中国已经决定,不大张旗鼓,而是一点一步地惩罚我们的不良行为。”

澳资深财经媒体人、专栏作家罗伯特·葛利森(Robert Gottliebsen)

澳资深财经媒体人、专栏作家罗伯特·葛利森(Robert Gottliebsen)

葛利森认为,中国已经故意将澳大利亚置入“可有可无”的位置,这样的趋势极端危险,但澳大利亚自己不愿承认。这样的打击,更像是轻微敲打,以示惩戒。

他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愤怒并不是出于澳大利亚与美国交好,也不是澳洲现行政策,而是“文化上冒犯了中国人”。

葛利森称,中国对澳采取行动的决定是在2018年期间做出的,也可能更早,且经过了精心策划。澳洲的主要出口,如留学产业,煤炭和房地产、农产品已经受到冲击。澳洲大学招生人数疲软,中资开发商出售在澳土地,中国加倍进口来自非洲的铁矿石,转而增加阿根廷牛肉进口和采购欧洲优质农产品,并有可能很快对澳大利亚的玉米征收关税。这些都是为了给澳大利亚点颜色。

“我们无比依赖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澳大利亚是中国的一个州。”

“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们不会容忍任何人的说教——更不用说像澳大利亚这样无足轻重的。太多的我们的政府人员在访华时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葛利森指出。

葛利森认为,澳大利亚的角色应该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而不是在文化上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叫板。(来源:澳洲都市报 ID:AuCity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澳洲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文字允许在CC-BY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如稿件标明系来源澳洲都市报(Australian City 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如您对版权或内容存有异议,请与编辑部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