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药检案开审:现场同传不知所译,错漏百出

2019-11-19 20:26   来源:澳大利亚秦皇翻译公司

(澳洲都市报) 2019年11月15日,瑞士蒙特勒费尔蒙特勒区蒙特勒宫会议中心,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举行公开庭审,审理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提出针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上诉案。

根据体育仲裁法庭的媒体公告内容,各方(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孙杨、国际泳联)要求本次听证(hearing)对外公开,使得该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FINA DOPING PANEL)认为取样流程不符合规定,因此索取样品无效,认为运动员没有违反FINA有关反兴奋剂规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对此决定提出上诉,认为孙杨主动拒绝采样,要求对他禁赛2-8年。

说到这次听证会,其中来了很多头面人物。比如来自于意大利的知名法官弗朗哥·弗拉蒂尼(Franco Frattini),WADA的一些知名人物以及来自于英国伦敦的著名教授。孙杨身着黑色的西装,神情非常的严肃。在听证会开始之前,弗拉蒂尼法官还询问翻译设备能否正常运行,以便这场听证会能够顺利进行。毕竟是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语言不通很致命,因此,这次听证会的工作语言虽然是英文,但是针对孙杨的交流绝大多数都要依靠翻译来维持,这样才能够确保进行下去。

然而,听证会期间,孙杨的现场同传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出现很多次翻译错误,极大影响了案件审理进展。译员根本无法传达孙杨的意思,并且很多次都没能把对方的言论清晰地转达到,让孙杨非常难受,很多次都是听完翻译的话却一脸懵,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孙杨底气十足、字正腔圆的很多言论,一到译员嘴里就变得苍白无比,有气无力。往往在孙杨说完观点之后,这位翻译才刚刚只说了一小部分。好几次都是因为这几个译员,让他的话语卡壳,打乱了原本的节奏。

期间,孙扬的律师更指:“如果法庭要孙杨回答问题,翻译就应该正确。”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当控方律师提问时,翻译员一度将“200次血检”译成“200毫升血液”。

还有很多现场翻车的例子:

孙杨:任何事情没有“如果”

翻译员:There is no consumption.(没有消费;怀疑是同传把“assumption”记成了“consumption”)

仲裁庭的秘书长Matthieu Reeb表示,翻译员是由与会者自行提供,并承认翻译不当使聆讯更加复杂。结果,下午的聆讯,翻译员全部被更换。

整场听证,翻译过程可以说惨不忍睹,这里举几个例子:

孙杨: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孙杨:不好意思,再翻译一遍可以吗?

孙杨:翻译再翻译一遍,翻译再翻译一遍。

孙杨:啊?什么?

孙杨:请说得更清楚一点,你断断续续,我听不明白。

孙杨:不好意思请再翻译下,没有听清楚。

孙杨:这个翻译有点问题:

孙杨:翻译再翻译得清楚一点,我不是太明白。

孙杨:不好意思,翻译可以不要断吗?我听不清楚。

孙杨: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孙杨(轻声):翻译太差了,翻译太差了!

官员:The translation was so bad. (翻译实在太差了)

官员:There was a problem with the translation. (翻译有问题)

庭长:We apologize for the poor quality of the interpretation. (我们为糟糕的翻译质量向在座各位道歉)

澳大利亚对此很关注。澳大利亚的游泳运动员霍顿(Mack Horton)说孙杨是”服药骗子” (drug cheat)。而孙杨的教练科特雷尔(Denis Cotterell)也是澳大利亚人,执掌澳大利亚国家游泳队30多年,他一直坚持孙杨是无辜的。

有个律师说,他不知道孙杨是故意回避问题呢,还是翻译太差。

孙杨对此案看来很重视,在北京,请的是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在日内瓦,请的是罗森(Bonnard Lawson)律所和英国大律师米肯(Ian Meakin)。可见,孙杨是做了准备工作的,并没有毫无准备就来参加庭审了,他知道后果,如果被判有罪,他可能会被禁赛8年,那么他的职业生涯可能就完了。

庭审没有当庭判决,要明年年初才会出结果。

孙杨公布在听证会上的最终陈述

孙杨公布在听证会上的最终陈述

16号早上,孙杨通过微博,向大家公布了在听证会上的最终陈述。

从这个案件中,我们可以吸取什么教训,为什么翻译成了整个案件中最弱的一环?

法庭中,双方当事人都有律师,一方律师发言,对方律师与法官会仔细聆听,而且会提问、澄清、反对等。出现另外一种语言时,法庭需要依赖翻译人员,而法庭里除翻译人员外,其他人几乎都不懂另外这种语言。译员是否准确把另外一种语言翻译成工作语言,几乎没有任何人监督。除非翻译太糟糕(比如孙杨案),法庭各方都发现不了翻译的好坏,译员译错导致案件打输的情况,常有报道。

这里讲一下如何选择译员,避免翻译质量不佳情况的发生:

1 翻译形式——同传、交传还是翻译机?当事律师必要时,应该与翻译联系,了解同传和交传的利弊。同传时间快,但是可能会漏译一些内容,庭审时除了翻译以外,没人可以同时听到两种语言,没人知道翻译是否准确。交传时间慢,相对来说比较准确,而且说一段,翻译一段,庭审时双语的人可以听得很清楚,知道翻译是否准确。翻译机现在有人使用在旅游上,但是法庭等重要场合,由于翻译机的准确度不够,还没见人使用。

2 译员资质:在澳大利亚,翻译有澳大利亚翻译局(NAATI)对翻译进行资质认证认可。在国际法律等场合,有国际同传协会(AIIC)。译员应该受过专门的翻译训练,NAATI跟AIIC译员,至少在资质上把了第一道关。因此要确保选择有NAATI或者AIIC资质的译员,如果译员受过法律翻译的培训,则属理想的情况。

3 译员经验:选择译员时,一定要看履历,了解译员的经验,不能简单听朋友介绍某人会说英文或者某种外语,就能去做翻译。查看履历时,看看译员是否做过法庭庭审和其他法律相关的翻译工作、做过多少次、在什么国家地区、在哪个级别的法院、涉及的案件属于哪些类型等。

4 译员领域:了解译员主要擅长哪些领域的工作。译员与律师、会计师、医生一样,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确定专业领域的译员,效果事半功倍。

5 译前准备:必要时,律师应该与译员提前联系,说明庭审流程、质证策略、所用特殊词汇。译员也应该主动联系当事方,要求背景资料、庭审资料、本方和对方的声明陈述(证据交换)。

6 模拟听证(mock hearing):重要的案件,律师一般会请自己一方的当事人、证人参加,有时会邀请有经验的律师或法官担任庭审法官,律师会提出可能的问题,跟法庭庭审一样,翻译应全程参与。

7 译员面试:重大案件,一定要面试口译,深入了解译员的水平。

8 译员参与:确定译员后,律师与译员深入沟通,形成一个团队,由译员仔细阅读材料,提出相关意见。

9 审间交流:为确保翻译质量,有时候当事方可聘请专业译员检查监督庭审翻译的内容;律师会提前告知法庭,如果发现问题,检查译员及时告诉律师,及时纠正;检查译员在庭审期间与当事律师保持沟通。

10 审后总结:每天庭审或者某一节庭审结束后,译员自己把当天碰到的问题、术语、难点进行总结,为下一节的庭审做准备。

11 译员付费:专业翻译与律师一样,都是专业人员,应该收取专业费用,包括准备时间的费用。

12 行为准则:除了上述内容之外,对于译员而言,澳大利亚翻译协会(AUSIT)和AIIC对能力之外的工作都做了规定。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不做能力之外的工作。

(本文作者秦潞山 系澳大利亚特级五级翻译同传交传专家、蒙纳士大学院士教授、澳大利亚勋章获得者《澳洲都市报》ID:AuCityDaily 获授权转载)

澳洲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文字允许在CC-BY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如稿件标明系来源澳洲都市报(Australian City 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如您对版权或内容存有异议,请与编辑部联系。
分类:观点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