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国留学生白皮书2020》发布,疫情年的中国留学生生存实录

2020-09-11 17:04   来源:澳洲都市报

2020年1月23日,乙亥年腊月廿九,除夕前日,武汉封城。这座千万人口的城池变成了孤岛。而远在距离中国8000公里之外的澳洲,还有22.9万留学生漂在太平洋上。那也是一座巨大的孤岛。

小常在墨尔本攻读社会学研究类硕士。她和许多其他的留学生一样,因为疫情已经被困在家中,前后长达5个月之久,已经超过武汉居民。而这种墨尔本的第四阶段封城,目前仍旧没有尽头。

© Daniel Pockett/EPA

© Daniel Pockett/EPA

她来澳四年,本已适应了这种留学生活,但疫情的二度爆发让她感觉极为不安全。7月16日,她所居住的公寓发现确诊病例。疫情如此之近,她告诉我们,她的恐惧也上升到了极点,那一刻她恨不能马上逃回国,哪怕只是度过这一阵也好。疫情、外交关系恶化、歧视、二度爆发…她的经历,是不是孤例?澳洲的中国留学生在疫情里过的还好吗?

为此,澳大利亚华语辩论协会,联合今日悉尼、信为留学移民,共同发起此次疫情期间在澳中国留学生的生存状况调查。通过两个月调查,我们总共收集10,564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6,764份。受访者中96.4%正在就读澳洲大学,4%就读于中学,以及3%刚刚结束澳洲学业。被访者中女性占47%,男性占53%。受访人均主要来自出生于1994年至2004年的人群。

调查显示,将近67%的中国留学生,在疫情中感受到了明显的不安全感。澳洲作为西方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是什么让留学生感到不安全?这样的不安全感来自于哪里?实际情况是否真的不安全?《澳洲中国留学生白皮书》为你解释。

01新冠疫情受访学生们总体认为澳洲政府的防疫表现是可以接受的。有21%的受访学生给政府防疫打了5分满分,超过56%的受访者给予了3-4分的评价。这个评价在墨尔本第二次封城之后,还有小幅的提高。

尽管总体认可澳洲的防疫表现,可仍旧挡不住69.15%的学生此想回到祖国的迫切心情。二次疫情爆发之后,这个数值上升4%。

可见,安全感并不完全来自于对于疫情的防治,更多时候来自于“祖国”和“家”。

虽然防疫表现可以接受,但物资的紧缺着实在结结实实地让留学生焦虑了好几天。在我们的调查中,69.39%的留学生家中有从国内寄口罩来,尤其是疫情爆发的初期,他们大多表示在澳洲买不到口罩。更有不良商家,坐地起价,一个口罩卖到20澳元。我们也采访了一些同学的真实经历。

“我们刚反应过来澳洲有疫情的时候,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我自己急得要死,国内家里也急得要死。我每天都去各个超市药店找口罩,但又不敢出门,因为马路上别人都不戴口罩,最后在Bunnings才买到。家里口罩寄到的时候,我已经攒了100个了。”—— Vinnie Chen,21岁,女,悉尼大学本科

来澳4年除了口罩,81%的受访学生表示在疫情之中在家囤积了食物。与本地人囤意大利面不同,大米对我们而言肯定是重中之重。因此在疫情初期,各大华人超市都出现了大米脱销的情况。但是很多同学都表示,当时囤得太猛,到现在都没吃完。

©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

©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

此外,颇具澳洲特色的紧缺物资就是厕纸。各大超市纸巾货架常年空空如也,一时间“澳洲纸贵”,抢购狂潮超过任何一个潮牌发布。

调查显示63%的受访学生参与了纸巾的抢购。“如果是10分满分,我那个时候的焦虑是20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囤厕纸,但是大家抢完了怎么办?只好跟着抢!那时候拉了好多不认识的群,大家都在分享哪儿能买到厕纸!”—— Kevin,27岁,男,麦考瑞大学研究生,来澳2年

相比物资紧缺所带来的焦虑,更令人害怕的是疫情中,本地人对戴口罩的排斥。没有武汉封城这种规格的措施在前,也没有国家的三令五申,尤其疫情初期,许多人对于华人出门佩戴口罩很不以为然。高达半数(49.6%)的受访学生曾经因为佩戴口罩而遭遇区别对待。更早更多的戴口罩也使得留学生们与周遭显得格格不入。“我倒不觉得Local是歧视你,他们会觉得戴口罩才是有病的人。但那种厌恶的表情让人很不舒服。”—— Vivian,25岁,女,RMIT研究生,来澳4年

这时候当我们再回看近7成留学生的不安全感,近7成留学生的想回国,更多不是因为澳洲防疫有多糟糕。而剖根溯源,仍旧是那个老生常谈的文化隔阂和缺失的归属感。只是灾难之下,留学生更像加缪笔下的异乡人,是疏离,是不理解。

02种族歧视

6月中国教育部发出了一号留学预警,就澳洲发生多起针对亚裔的起施行时间,提醒广大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澳洲各界也都纷纷回应。澳洲八校联盟(G8)首席执行官Vicki Thomson称这十分令人失望,而且明显不真实。她还表示中国这样的声明让事情变得很困难。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的确亚裔在澳洲遭遇歧视的报道屡见不鲜,见诸于国内外的各大媒体。这使得国内家长前所未有地揪起了心。我们调查发现77%的学生家中长辈近来特别表达过对于歧视问题的担忧。那么,究竟中国留学生们的真实经历是什么样的呢?

38.34%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期间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态度不屑或言语攻击,14.76%的遭遇过严重冲突。36.5%的人听到别人使用类似Chinese Virus的称呼。值得注意的是,在遭遇歧视的比例上,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卧龙岗、吉隆、堪培拉等主要城市的歧视发生率都很低。而珀斯、阿德莱德和霍巴特的发生率则异常的高,因此拉高了整体数值。似乎主流城市的发生歧视现象并不多见,对于留学生总体更加友好。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调查结果是,尽管留学生在澳洲缺乏家人的支持,但是73.2%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期间收到了来自老师或学校的关心,使他们安全感有显著的提升。当然,我们也采访了一些同学:“我没怎么遇到严重的歧视,教育部的预警说明有这些个例存在,但是我的感受是还行。”—— 小常,26岁,蒙纳士大学研究生,来澳4年

“我就有听到别人说Chinese Virus。我还跟他们说这是Coronavirus,我还跟人争辩过病毒来自哪里谁都不知道。但是没用的,有些人就是要歧视你。”—— Jason,22岁,塔斯马尼亚大学,来澳1年

总得来说,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个关键的事实是,疫情期间大多数学生都已经大幅度减少了外出和对外接触。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有近4成的留学生与当地人有不愉快的经验,可以明显感受到今年以来对于中国留学生的排斥状态确有攀升。但这种歧视更多的与所在城市的包容度有密切的联系。大城市社区的多元和多样化使得疫情期间的歧视也并未出现大幅增长。

03疫情生活

“比安全感更令人崩溃的是没有社交的生活。一个人身在异乡,没有家人,同学和朋友就很重要。没有朋友的陪伴,不能约图书馆,很少出门,在家除了看综艺可能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即使如此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不敢回国,不仅是因为害怕旅途感染,更是难以承受昂贵的机票。”—— Jerry Shan,23岁,RMIT本科,新西兰高中,来澳3年。

疫情也在很大程度上重塑我们的生活方式。在本次调查中,61%的留学生高度依赖外卖,有将近半数的同学每周会点2-5次外卖。EASI送餐是最常用的外卖平台。

枯燥的生活,视频网站成为最主要的娱乐手段。04学业压力

很多留学生在疫情初期,为了能赶上开学,不惜周转各地曲线回澳,无论是曼谷、迪拜、吉隆坡、东京,都能找到在返澳长征中的澳洲留学生的身影。年初返澳的受访者,平均耗时3.28周才回到澳洲。

在新南威尔士大学预科就读的小黄同学,告诉了我们她曲折的返澳史。她是武汉人,1月23日凌晨赶在封城前逃出武汉。即使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但是南下一路处处碰壁,只要看到武汉户籍,就没办法入住任何酒店。一路开车到了厦门,才找到一间民宿。从厦门飞泰国,在曼谷停留两周,才登上飞往悉尼的航班。她说,她当时不知道有网课的安排,只是刚刚进入预科,害怕赶不上开学,会错过整整一年。不过折腾这一路,即使澳洲后来也爆发了疫情,好在朋友和男朋友在,她并没有后悔。

© 上观新闻

© 上观新闻

进入疫情以来,很多学校迫不得已采用了网课教学。调查显示,受访学生们认为网课使得教学质量平均缩水53.3%。这不仅意味着学生将肩负起更多自学的压力,还意味着留学生缴纳的高额学费大大缩水。

以一个商科学生每年$44,756澳元的学费(约合¥221,084人民币)为例子,网课教学将使得留学生每年损失$20,908澳元(约合¥103,281人民币)。四舍五入约等于每年损失了11台iPhone 11 Pro Max。

就读法学博士的留学生小宏告诉采访者:“疫情期间没有社交很困难,学业上和生活上都是。同学之间交流的更少了,以前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下课还可以跟同学讨论,一起约学习,期末还有学习小组,这些虽然都能线上,但效果远不如线下。对于法律专业来说以前每门课每周3小时Seminar加2小时Tutorial,而网课只有1.5小时的录播和1.5小时的tutorial”和缩水的教学质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留学生的学业压力并没有降低。根据调查,蒙纳士大学、悉尼大学、昆士兰大学的学生平均每周专注学习时间分别为12.6小时、12.31小时、11.6小时领先全澳。

我们还调查了各校期末期间的睡眠时长,发现被戏称U Never Sleep Well的新南威尔士大学留学生们其实睡得挺好的,每天能保持6.16小时的睡眠。而号称U Sleep You Die的悉尼大学更是保持了相当不错的6.25小时的睡眠。事实上号称挂科率最高*的麦考瑞大学、悉尼大学、蒙纳士大学,竟然在睡眠时长上位列全澳高校前三。*来源澳洲生活网

05留学生,你该怎么办?

在调查收尾阶段,我们也同样走访了不少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的留学生。竟然意外地收获了来自其他地区中国留学生们的羡慕。我们在澳洲担忧的问题,他们甚至无暇顾及。比如,澳洲的整体防疫评价都在可接受范围,而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同学们普遍都表示当地防疫非常糟糕。再比如,我们认为澳洲部分地区有歧视现象的抬头,而美国的留学生们还身处在暴乱之中,根本没有人在乎中国是不是被歧视。特朗普一天一个大新闻,他们生怕明天就无法继续学业了。“那我3月就逃回来了!后面就都是网课了呀,英国待不了的,太可怕了!”——Wendy Zhi,29岁,牛津大学国际政治硕士,本科在悉尼大学,现定居在悉尼

“其实是开学了的,前两天说是要去学校的,昨天又收到校长公开信说在家上网课。其实我是不敢去的,你这个疫情根本没控制住啊,怎么去上课啊?”——东北大哥,26岁,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硕士,本科在阿德莱德大学

“在威斯康辛,怎么会有人管得到华人被歧视啦?现在还在BLM啊,根本停不了,不出门就行了。他们上街游行很多人都持枪的。那你们悉尼有吗?没有的呀!我要知道,当时就不申请美国了呀!”——老罗,29岁,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生态学博士,本科在墨尔本大学

可见,当对比起来看,澳洲的多元和包容依旧保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留学环境。白皮书的最后,我们也提供在澳洲疫情生存的3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建议一:焦虑没有用,朋友和专业的意见更有用新冠疫情发展至今,已经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为此,感到焦虑却大可不必。因为你所经历,他人也正在经历。与其焦虑,不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更多地和朋友联系,当你们拥有了共同正在关注的话题和事物,很自然地就不会为周遭而感到焦虑了。甚至只是分享自己今天点的外卖、做的菜,也可以帮助你忘却焦虑和不安的情绪。如果在学习、生活上遇到困难,更是如此。如果自学上有困难、挂科等等,可以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尤其是当市面上林林总总的机构很多的时候,找到与大学有官方合作、有丰富经验的机构,可以很大程度帮助你协调、申诉,向学校解释你在疫情中的遭遇。

建议二:选择包容度更高的城市如果你正计划赴澳留学,或者有继续在澳洲留学的计划,我们建议你选择包容度跟高的城市。当然城市越是偏远,可能有更平缓的节奏。但是当你需要寻求帮助的时候,当你需要获得社区支持的时候,包容度更高的城市会是更好的选择。我们也看到很多在小城市的同学更有可能遭到歧视,这或许跟小城市相对闭塞的社区环境和不够多元的文化环境有很大的关联。因此选择包容度更高的城市,的确应该作为留学的一个重要考量。

建议三:多和家人联络,别让他们担心

信息的落差很容易导致国内的家人对你的情况不甚了解。出国在外多年的你,可能已经习惯了过自己的生活。可是,疫情和国际环境的剧变,也牵动着你远在国内的家人。他们时刻在为你担忧。

你也知道新闻媒体,都是选取那些最耸人听闻的标题。如果他们每天看到的都是在澳洲留学生被歧视了、被打了、抢厕纸了。你叫他们如何能够不担心?

你需要他们更多的支持,他们也需要听到你的消息。打开你的朋友圈,跟爸妈分享你每天看的剧、追的综艺、读的书、听的歌。让他们知道,你很安全。

要记得,你明明不是孤岛。

以上。

此次两个月的调查,我们感受到在澳的这七成中国留学生,其实正在经历非常困难的阶段。同学们或者因为航班稀少、或者因为学业,并不能在这个阶段回到国内家人的关怀中。那滞留在澳洲的同学们最容易遇到的就是上网课学业受挫和在家点外卖的问题。于是,白皮书的联合发起方信为留学移民和独家支持EASI外卖都为在澳留学生们提供了留学救援包

点击查看《澳洲中国留学生白皮书2020》报告全文>>>

澳洲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文字允许在CC-BY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如稿件标明系来源澳洲都市报(Australian City 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如您对版权或内容存有异议,请与编辑部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

  1. Alisaz
    Alisaz 【农民】 @回复

    WSE 是 World Storage Education(世界存储教育)的缩写,是由加拿大的“学位评估交 流中心(Degree Assessed Exchange Center INC.)” 与世界各地知名教育机构和大学联合创 办的学位评估和区块链存证为一体的教育评估存储机构。 WSE 以国际学生和移民者的国际 学术证书不受到移民局、雇主、学院、大学和专业许可机构/委员等认可为背景,根据学生 们和移民者的教育背景而制定的学历评估服务,帮助学术机构、雇主、专业许可机构和移民 官员了解学生们和移民者的教育背景,解决教育层次地域认知差异的问题;同时,为了保证 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公证性、安全性以及防止数据的丢失,WSE 结合区块链分布式存 储的高可靠性、高可用性、强异地容灾性等技术特点,将学生数据在区块链中进行存证, 做到数据的可溯源与可信存证;WSE 自成立以来致力于为世界上更多的学生和移民者提供 学历评估存储服务,帮助更多的学生和移民者解决学历评估问题,目前 WSE 以学生自主申 请评估和世界各地教育机构和大学提供的学生存储信息为主,帮助几万名学生进行了学历评 估和学历信息的区块链存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