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对中国投资的欢迎和排斥

2017-07-25 10:31   来源:FT中文网

澳洲都市报讯,据《FT中文网》报道,岚桥集团投资达尔文港在澳大利亚国内引发争议,地方政府欢迎资金流入,而联邦政府对中方投资的态度趋于谨慎。

特里•奥康纳(Terry O'Connor)一边指着一片杂草丛生的空地,一边讲述着自己的中国老板对位于澳大利亚最北部人口稀少地区的达尔文市(Darwin)逾10亿澳元的投资计划。

“年底之前,这里将开工兴建一座豪华度假酒店,”达尔文港的这位首席执行官表示。亿万富翁叶成创立的中国企业——岚桥集团(Landbridge)于2015年买下了达尔文港大片码头、土地和建筑。

根据毕马威(KPMG)的数据,这笔收购只是过去两年内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大举投资的300亿澳元(合230亿美元)的一部分。尽管一代人一遇的矿业繁荣已经结束,但来自中国的投资帮助澳大利亚经济保持了繁荣。

澳大利亚各州政府、产业界对中国资金的流入表示欢迎,它们支撑着就业和投资,但随着达尔文港的出售引发争议,联邦政府对中国企业对该国港口、电网、天然气管道等关键基础设施的胃口越来越持谨慎态度。

鉴于澳大利亚北领地(Northern Territory)首府达尔文有一处供美国海军陆战队使用的军事基地,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就岚桥集团此次收购,直接向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表达了美方的担忧。

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曾宣称,岚桥集团与中国军方及中国共产党存在联系,并警告此次出售可能损害美澳关系。

该智库还对岚桥集团的财力提出质疑。该集团在2015和2016年有多次债券发行未能成功,如今正寻求从国家支持的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port-Import Bank)获得贷款。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长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达尔文港的出售引发了围绕该港口的通行、未来发展以及情报方面的质疑。”

岚桥集团驳斥了该研究所的说法,称这些言论反映了澳大利亚媒体煽动“恐华”情绪。

岚桥集团今年还卷入了关于中国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治的争议,因为有消息称,在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Andrew Robb)退出政坛几周后,岚桥集团便聘其为经济顾问,年薪88万澳元。

奥康纳表示,担心岚桥集团会把美国军队或投资从达尔文港挤走是毫无根据的。

“本周我们就让美军军舰开进港口了,海军陆战队的轮换驻防也在继续,”他说,“政府制定了严格的条例和合规要求——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你悬挂了某国的旗帜就说我们不欢迎你。”

他指着一艘停泊在港口附近的美国海军军舰,该舰正在参加军事演习——以说明自己的观点。

“我们做的是生意,要追求回报最大化,”他说。

批评人士认为,岚桥集团在澳大利亚和巴拿马的国际扩张与北京的政治目标高度一致。岚桥集团去年斥资9亿美元收购了巴拿马的一个港口。

“通过与‘一带一路’紧密捆绑,他们可以获得廉价的政府融资,”詹宁斯说,“岚桥集团投资巴拿马不到一年后,巴拿马便宣布与台湾断交。此举将增加叶成在中央官员心目中的分量。”

岚桥集团斥资5.04亿澳元买下了达尔文港运营公司以及一份长达99年的土地租约,并希望将该港口嵌入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一项投资建设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港口、铁路和公路,总投资额估计达9000亿美元的战略。

叶成计划在未来15年斥资逾10亿澳元,扩建达尔文港,进行填海造地,并建设一座物流中心,把这里打造成澳大利亚通往亚洲的门户。

“在达尔文的项目与叶成在日照所做成的有相似之处,”岚桥集团负责澳大利亚业务的高管迈克尔•休斯(Michael Hughes)表示,他所指的是位于中国东北部的港口城市日照,叶成就是在那里创建起了自己的企业集团。

如今,岚桥集团在日照周边拥有石化、旅游和房地产等方面的权益。叶成希望在日照与达尔文之间建立更紧密联系。

岚桥集团否认了《澳大利亚财经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一则报道,该报道称岚桥集团为拿下达尔文港租约而借入资金,目前正面临支付利息困难。岚桥集团表示对这项投资保持着信心,该投资对达尔文而言也是一场胜利。

根据该公司2016年年报,截至去年底,岚桥集团的总资产为321亿元人民币,总负债209亿元人民币。

休斯表示,岚桥集团对达尔文的投资使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受到了关注,而且鼓励了其他中国企业投资这一欠发达地区——土地面积为澳洲陆地面积的40%,人口却仅为总人口的5%。

澳大利亚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正在与中国的上海中房置业有限公司(Shanghai CRED Real Estate)及新希望集团(New Hope Group)合作,计划每年从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向中国出口30万头牛。中国国家电网公司(State Grid Corporation of China)控股的Jemena公司,正在建设一条造价估计为8亿澳元、从北领地到昆士兰州的天然气管道。

“我们看到了中国在这一地区非常积极的投资,从农业综合经营的角度看,有关向中国出口活牛的讨论对于让我们的市场多样化非常重要,”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席部长迈克尔•冈纳(Michael Gunner)说。

本周,北领地官员正在北京与中国各航空公司磋商,争取开通直飞达尔文的航班。

北领地政府正在考虑取消2015年达尔文港出售协议中的一项关键要求,该条款可以迫使岚桥集团将20%权益出售给一家澳大利亚公司。相反,岚桥集团可以保留该项目20%的权益。

相比之下,自达尔文港出售引发争议以来,澳大利亚政府便开始对中国投资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最近,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收紧了外国投资规定,并阻止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收购澳大利亚电网企业Ausgrid。

“在中国,人们肯定有一种强烈的感受,认为达尔文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但澳大利亚政府对于融资安排方面并不买账,”奥康纳说,“但从实际角度来看,我们把达尔文看作是这条正在开发的贸易路线的一部分。”

(英国《金融时报》 杰米•史密斯 达尔文报道,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译者/申凯)

澳洲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文字允许在CC-BY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如稿件标明系来源澳洲都市报(Australian City 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如您对版权或内容存有异议,请与编辑部联系。
分类:观点 标签:, ,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