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国航事件:三问李亚玲编剧

2019-07-15 21:40   来源:澳洲都市报

国航事件,自7月12日发生,7月13日微博曝光至今,舆论一边倒地站在爆料人李亚玲一边。

事实上,主要当事人牛某某事后并未回应,也未见媒体对其或其家人采访。

一方是有着130万微博粉丝的编剧,另一方是病患职员,显然话语权并不对等。

牛某某的言语和举动超出常人接受范围,视频中表现出来的“张狂”也让网友不爽。不仅如此,她也给同机乘客造成不便。但从目前的调查进展来看,她没有违法,没有在机上作出危害公共安全的出格举动,警方至今也没有对其行为作出违法认定。相反,其过激言语,是由于同机乘客在飞机滑行时打手机引发。牛某某出于自身对航空安全的理解,指责他人,并非事出无因。

笔者这里并非站在牛某某一边,但事件需要客观看待。以事实和法律准绳判断责任。不偏袒任一方,舆论对于牛某某的指责已如风暴,不一一列举。尽管事件还有很多疑点未解。但对于爆料人李亚玲编剧,笔者同样需要请问:

1、擅自拍摄并发布未经打码视频,是否涉嫌侵犯她人肖像权?

2、在国航私下告知牛某某有精神障碍后,通过微博向公众发布,是否涉嫌侵犯她人隐私?

3、承诺国航不公开对方为精神病患,后又擅自公布,信誉何在呢?

事件回顾(摘自媒体报道):

7月13日,微博用户@李亚玲 曝光在国航飞机上的一件糟心事,其12日在乘坐国航飞机时,一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人士大声斥责乘客,态度极为恶劣。此后,在这位“监督员”的电话举报下,飞机上的几名乘客在航班降落下飞机后被迫接受各种调查作笔录,滞留7个小时。此事引起了网友众怒。

7月14日晚,国航宣传部部长徐彦纯曾向新京报回应“监督员”事件,称牛某并不是监督员,她曾经是一名空姐,因患有精神疾病,很久不参加实际工作,并称:“她有这种疾病,国航不能与她解除劳动合同,牛某还算是国航员工。”

7月15日,中国国际航空官微正式回应“监督员”一事,国航表示:“7月12日,国航CA4107航班在起飞滑行阶段,因有旅客使用手机另一名旅客制止而产生纠纷。飞机降落后有旅客报警,随后3名旅客和4名机组人员前往机场公安局配合警方调查和调解处理。经核实,纠纷一方旅客为国航一名因身体原因休养的员工,此次是个人因私出行,并非国航监督员。我们将根据相关规定进一步加强客舱秩序管理,不断提升服务水平,改善旅客出行体验。国航感谢社会各界长期以来的关心和支持。”

7月15日上午,编剧李亚玲与国航方面见面沟通后发布微博称,国航方面认为此次纠纷为普通旅客之间的纠纷,已由公安部门进行处理,国航认为机组人员表现基本尽职尽责,并对公务舱旅客表达道歉,但不会作出赔偿。同时,国航方面表示无权拒绝包括牛某在内的精神疾病患者乘机,也无权要求她出具精神状况正常的证明,牛某登机时并无明显异常,公安机关也未出具牛某不宜乘机的结论。另外,李亚玲微博中称,国航表示他们没有权力自己制作黑名单,必须由具有公权力的机关出具结论,才能根据结论将相关人士列入黑名单。

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理事赵晓宇告诉新京报记者,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是公民的合法权益,目前并没有禁止性的法律规定,且并非所有精神疾病患者都不适宜乘坐飞机,航空公司也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拒绝旅客搭乘飞机。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五条也明确规定了“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歧视、侮辱、虐待精神障碍患者”。如果没有客观证据证明这名旅客会扰乱航空安全或危害他人安全,航空公司也可能涉嫌歧视精神障碍患者。

7月15日上午,“国航监督员”事件发布者、编剧李亚玲与国航进行了面对面沟通。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国航相关负责人通过新京报作出回应。国航相关负责人:正是基于牛某某身体状况的原因,国航认为此事不适合在公共平台回应,所以采取与李亚玲女士电话沟通的方式,把牛某某的情况跟她做了介绍,希望能得到李亚玲女士的理解和谅解。我们当时也跟李亚玲女士沟通了,希望她暂时先不要公布牛某某的相关情况,李亚玲女士也承诺了,在我们见面之前,不再发布新的信息了。在此过程中,我们与李亚玲女士多次沟通,因为涉及隐私,请不要公布牛某某的情况。但遗憾的是,李亚玲女士最终还是公布了,包括牛某某甚至其家人的一些情况。国航对她的这一做法不认可。

(作者: 欣化,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澳洲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文字允许在CC-BY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如稿件标明系来源澳洲都市报(Australian City Daily),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如您对版权或内容存有异议,请与编辑部联系。
分类:观点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

  1. 匿名 【镇长】 @回复

    看了飞机、地铁视频,说实在挺同情这位牛大姐。她象极了唐吉珂德,一次次用力地徒劳地向着她认为不合适的不遵守公共道德的行为发起着冲锋,从她清晰的语言逻辑和熟练的规则用语中明显感觉得到她曾经受过专业的培训。几句话后从她的眼神语调基本可以判定这是一位精神病患者。小时候,在我生活的城市中就有一位类似的患者,因为在文革中的遭遇受到剧烈刺激而患病,平时大多数时间正常,可以工作,生活可以自理。但在骑着单车经过十字路口的交通岗时,突然会围绕岗亭喊革命口号,并主动指挥交通维持交通秩序,小城的人都深深同情她的遭遇,默默地骑行而过,配合她的指挥,从来不会围观嘲笑,一会儿她就清醒自己骑车走了…..极其厌恶这位李亚玲女士,从视频中语气柔声细语却语意执意争执的说话方式中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厚道的“讲道理"的女人,再从国航解释后却毫无恻隐地公布她人隐私并恶意引导公众舆论把问题指向敏感话题:背景。片面表述诱导并引发网络暴力更表现出了这是一个好斗的女人!

  2. 匿名 【镇长】 @回复

    我在想一个问题: 为什么飞机滑行时, 打电话、 玩手机的人被病人牛女士指出违规后都没说什么(因为他(她)们知道自己有错在先), 但“知名作家”却“仗义执言、 两肋插刀”一直在拍视频刺激牛女士,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病了? 这是无事挑事? 还是想出名?

  3. 匿名 【镇长】 @回复

    难得还有明白人!这出李编剧策划的闹剧让现阶段中国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间的距离得以充分暴露。争论可以告一段落了,因为最终的获益者只是李编剧自己—-那个口口声声为别人作证却自己溜走、敲边鼓把事闹大而后从中渔利的人。当然身处舆论中心的国航确实需要检讨,没有几个人夸你是因为确实找不到几个可夸的地方(当然,强调飞行安全还是要坚持下去的),可见在人们心目中累积的负面情绪不少。散了吧!

  4. 匿名 【镇长】 @回复

    这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就是有人违法违规了。结果有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去制止了。就被我们的所谓的社会大V看不下去了。利用了大V的优势。去引导了舆论。颠倒是非黑白。我们是要说这件事是不是正确。而不是去揭人家的隐私。一个真正有道德底线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我们这个社会。有优越感的人太多了。!!!

  5. 匿名 【镇长】 @回复

    个人觉得那些飞机上打电话的,网络指责牛女士的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病态。。。
    这个社会是非曲直的标尺,已经不在了么?明明是这么正常的一件事,却偏偏要被颠倒了,在网上被炒,在飞机上打电话是不对,被制止和指责,不是应该有羞愧感么?为什么反而都说制止的人行为过激,做的不对?不过刚好凑巧,牛女士有精神障碍,那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呢?估计正常也被说成神经病了。。真心无语

  6. 匿名 【镇长】 @回复

    当事人牛女士《客舱问题反映单》原文:2019年7月12日上午,我乘坐CA407航班由成都前往北京。上午9点53分,飞机关闭机门,乘务员开始广播提醒旅客关闭手机,乘务员站在客舱进行安全设备使用方法及紧急出口的位置介绍,飞机开始滑行。

    我坐在12C座位上,听到身后有人在用手机通话,我按响了旅客呼唤铃,女乘务员走过来,我提醒她有旅客违反客舱安全管理规定,干扰驾驶舱通讯导航的不当行为。女乘务员走到12L旅客面前提醒她关闭正在使用中的手机,该女乘客继续使用手机,该女子满不在乎的回答,“飞机还没起飞,打电话怎么了?”乘务员解释说这是公司的规定,女乘客继续使用手机通话,我大声制止她的违法行为,希望周围旅客可以监督。

    这时我还看到12H、13H、12A几名旅客也都在使用手机,不清楚是聊微信还是发送信息,为了能提醒这几名旅客立即关闭手机,我向他们解释手机在使用中会发出电磁波,会干扰飞机电子舱与驾驶舱导航系统的正常工作,严重的会造成飞机偏离正常航线。大部分旅客都在认真地听我解释,突然12H,12A,13J三位旅客开始辱骂我,还骂我有神经病,不懂装懂、瞎说八道。

    我用手机将当时情况拍下来,乘务长也叫来了空保,空保手里举着执法记录仪站在13排过道,12H男旅客看见我拍照,用报纸挡住自己的脸,继续辱骂我,还说我脑子有病,让我滚下飞机,为了不使局势继续扩大,我让主任乘务长刘瑜立即给我拿一张《客舱问题反映单》,12A女乘客坐在椅子上起哄,说我站在客舱瞎说八道。乘务长给我拿来一张《客舱问题反映单》,我坐下来填写,飞机继续滑行,10:44Am飞机起飞。主任乘务长在餐前和我简单的沟通了,感谢我关注空中客舱安全。2019.7.12

  7. 匿名 【镇长】 @回复

    同问,为什么法律明文禁止飞机滑行过程中不允许打电话,李大编剧要将身边乘客这么严重的过错(也是事件起因)轻描淡写?打电话的是否李亚玲的同事或友人?竟然没有人追究这点,我不相信李是为了不相干的人强出头。

  8. 匿名 【镇长】 @回复

    1.可以不关机,但不可以打电话,不管是精神病人还是正常人,滑行期间不让你打电话都没毛病。2.恰巧精神病人管你,方式方法过激,理解几位当事人接受不了,但那只能说倒霉,精神病人杀人还不犯法呢么不是。3.国航员工身份,即便是员工,她是私人出行,上了飞机一样是旅客,并非客舱里工作期间的工作人员,她也不代表国航,发生的问题公安和国航按旅客之间纠纷解决也没问题。4.精神病人上机问题,最近应该是第二起了,前几天还有个巡航期间要开门的,法律和航司规定都应该同步完善,但落实起来又的确有难度,精神病也不写在脸上,坐飞机也不能天天拿着护照和精神病鉴定书。。总之,飞机还得坐,坐哪个公司的也不保准再碰上精神病人,何必和精神病人和国航较劲呢,和精神病人说不明白个一二三;和国航,大公司在人情和法理上,一定会站在法理一边,国航说,对我精神病员工,我不能解除劳动合同也限制不了人怎么样,合法合理。对于这次纠纷,当事双方为旅客,非机组和乘务组造成, 我国航无责,貌似也合法合理。。看来大编剧唯有写个剧来本一解心头之怒了

  9. 匿名 【镇长】 @回复

    别人在你耳边叫嚣一路,你一定很喜欢

  10. 匿名 【镇长】 @回复

    先搞清楚什么是肖像权,吃ip饭的人会没你懂?问的问题这么low还问三个,不嫌丢人?

  11. 匿名
    匿名 【镇长】 @回复

    从报道的情况来看,编剧本人代表了很大程度上国人的现状:他们觉得自己是好人,但是不愿意严格遵守纪律,总是认为自己可以稍微灵活一点,不影响到其他人。谁如果较真,那就是情商不高,灵活性不够,不好相处。说实在的,这才是最可怕的现状。

  12. 匿名
    匿名 【镇长】 @回复

    别人提醒周围乘客在飞机启动后不能用手机是很合理的要求,最讨厌那些不遵守规矩的垃圾